【旭润】沉沉(一)

*

古代宫廷背景,狗血ooc私设多



(一)

璇玑宫的大门是紧闭的。

门前的宫女整整齐齐的跪在那里,腰杆却是笔直的。若不看那被冷汗浸湿的衣裳,倒真有几分不畏权贵的模样。

旭凤就那样站在跟前。冷风勾起了他的衣摆,金丝绣的凤凰栩栩如生,昭告着在淮梧国独一无二的地位。

他身后的秦潼看不下去,低声劝道:“今日熠王殿下起了兴致猎鸟,却不想那孽畜中了一箭还逃脱了,向着这边飞去。劳烦璇玑宫的主人通融一下,让殿下寻到那孽畜,往后定不打扰。”

“对她们这么客气做什么!”旭凤冷笑,“我倒要看看这璇玑宫到底供奉了一位怎样的主人,竟教出一群以下犯上的奴才。”

这一句话便定下了罪名,一时间璇玑宫内外俱是大气不敢出,只眼见着这位顶顶尊贵却又脾气不太好的主,带着满腔怒火,闯进了皇城内人人尽知的禁地。

璇玑宫的装潢很是朴素,和旭凤的栖梧宫比起来竟仿佛一间陋室。放眼望去,只见满目素白,只床榻上乌发披肩的一人显得有几分生气。

那人站起身复又跪了下去,行了个任旭凤也挑不出差错的礼。

“草民管教无方,让熠王殿下见笑了。只是璇玑宫素来守卫森严,殿下说的中了箭的鸟儿,确是不曾见着。”

声音清清冷冷的,就像是天上的星子落入寒潭。 

旭凤不禁想起十多年前的一桩旧事。

彼时他年纪尚幼,璇玑宫闹鬼的传说沸沸扬扬传遍了整座皇城,就连他母亲身旁的侍婢都都聚在一起嚼舌根子。每到深夜,璇玑宫方向便隐约传来女子的啼哭。那哭声弱的很,也悲惨的很,回荡在幽深宫闱中扰的人不得安宁。

旭凤本就听不得这哭声,又被身边婢女一吓,一把抱住荼姚号啕大哭起来。

荼姚搂着他一遍遍安抚,神情却是咬牙切齿的,雍容华贵的妆面都狰狞起来。

“旭儿别怕,那是璇玑宫的妖孽在哭呢。大妖孽带着小妖孽日以继夜的哭个不停,怕是连眼泪都会流不出来。”

那日随侍的婢女旭凤再也不曾见到,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璇玑宫的哭声。久而久之,旭凤也将闹鬼一说当作无稽之谈,只当是被父帝贬入冷宫的妃子在那哀泣,只母后谈及妖孽时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的模样烙入了心底。

只是如今所见,哪有什么妖孽。

眼前的少年看起来年纪和旭凤差不多大,穿着素白的长衫,拢着狐裘,满头青丝只被一根玉簪虚束着。他低着头跪在地上,眸色微垂,姿态宛如寒梅傲骨凌霜而立,又似劲竹神朗迎风不倒。

旭凤见惯了阿谀奉承之辈,对着少年的不卑不亢一时间竟说不出话,只细细打量起来。

少年的面色很干净,看不出一丝一毫脂粉痕迹。眼神很清澈,只可惜被细绒的睫毛掩着。唇色很淡,一看就是身子不大好。明明是清冷到有些寡淡的一张脸,眼尾却偏偏带着一抹嫣红,仿佛冰天雪地里开出了凤凰花。

这样的人,和满是胭脂水粉味的深宫格格不入。

许是被旭凤灼热的目光惊到,少年低声唤道:“殿下?”

旭凤这才移开视线,尴尬的轻咳几声。

好在秦潼搜寻完毕,第三人的介入让难言的旖旎霎时散开。他摇头复命:“殿下,不曾寻到。”

少年听后抬起了头直勾勾的望着旭凤。

“走吧。”

那样不染污浊的一双眼旭凤却再也看不下去,只匆忙离去,竟连身后璇玑宫乍然暴起的白光也不曾注意。


那日回栖梧宫后,旭凤便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的景象很是模糊,咒骂声不绝于耳,骂的是什么旭凤听不太清但也觉得刺耳。处在人群中心的宫装丽人却一声不吭,一心护着怀里的孩童。

小孩被护的严严实实,身子发着抖。旭凤看不见他的脸,只隐约觉得有些熟悉。他正想走上前去斥退这群不知礼数只会大声嚷嚷的奴才,好好瞧上一番,却一阵晕眩,再一睁眼已变了画面。

这一次倒是清晰不少。

这分明就是他白天去过的璇玑宫!

屋里不知道点了什么香,气味冲的很。方才见过的小孩此时一身红衣,双手环住自己埋头抽泣。

听到旭凤的脚步声,小孩猛然抬头,泪水在眼眶里打着滚迟迟不肯落下来。

“你在哭什么?”旭凤不禁问道。

小孩抿着唇不说话。

“平日里璇玑宫传来的哭声,是你还是你的母亲?”旭凤又问。

他想着左右不过是个梦,既然让他见着这个孩子也算有缘,断不会让人在他的梦里再欺负了他去。只是不知这又是他那风流父帝什么时候惹下的一笔风流债,想着母后荼姚提及璇玑宫时狰狞的神色,还应当是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可这孩子听到母亲两个字,就仿佛受了刺激。

他盯着旭凤,语调尖锐:“我没有哭,我娘亲也没有。”

他眼神分明是悲凉的,还含着泪。可嘴角却攒出一抹冷笑,眉头上挑,稚嫩的脸上透着说不出的诡异。

“呵,哑巴怎么哭呢?你说是吧?”

最后四个字被他说得百转千回,一遍遍在旭凤耳畔徘徊,其间彻骨的仇恨竟让旭凤这久经沙场的战神都有些心神不稳。

那孩子还在笑,眼尾晕开了一抹红痕。

随着这笑声璇玑宫开始倾塌,床边的香炉玉器碰撞在一起叮当作响,显露出白光勾勒的繁复纹路。他身上的红衣也仿佛有了生命,一层层晕染出深浅不一的颜色。浅的一大片,像不小心沾在白衣上的胭脂,深的只是几个斑驳小点,几近褐色,争先恐后的向旭凤扑了上来...

“殿下,殿下!”

秦潼的呼喊来得太及时,旭凤猛然惊醒,大口喘着气。

“无事,只是做了个噩梦。”他皱眉问道,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

秦潼的脸色有些尴尬:“殿下,已经巳时了。”

旭凤这才注意到窗外的日头,洗漱更衣后状似不经意问:“你可知璇玑宫住着的是何人?”

秦潼自是不知,旭凤又素来随性,想知道的事自然没人能拦着他。

他思索过后,便向着紫方云宫走去。


“你把你方才问的话再说一遍!”宫内的侍女已被勒令退下,荼姚似是气极,连手中的羽扇也握不住,啪的一声落在地上。

旭凤也不知她竟会如此生气,只是问出的话断没有收回的道理:“儿臣想问母后,璇玑宫内住着的是何人?”

眼见着荼姚抓起手边的茶盏欲摔不摔,凤目圆睁不知在思索什么。旭凤知道这是她打算罚人时一贯的神情,赶忙补上一句:“璇玑宫那边有拦着,是儿臣按捺不住好奇硬闯进去的。”

按理说荼姚这怒气来得蹊跷。

淮梧王偌大的后宫除旭凤这嫡子再无所出,荼姚善妒的名头早已传开。倘若那少年真是他梦里那个古怪的小孩,是他父帝的风流债,木已成舟做不出任何改变。况且一个庶子换得淮梧王后贤良淑德的好名声再划算不过,他母后断不会连这个都想不到。

可倘若不是,被圈禁在后宫里又能让荼姚盛怒的会是什么身份...

旭凤不敢再想下去。

荼姚见他不继续说下去,以为他不过一时兴起,正想把话头避开,却不想听到旭凤石破天惊的一语。

“栖梧宫尚缺一位随侍的书童,儿臣斗胆向母后求个恩准。”

茶盏终究是被摔了出去。

荼姚这儿子生来便是嫡子,众星拱月着长大,从来不曾低声下气求过人,哪怕是对着她和太微。今日用了求这个字眼,却是为了一个身份尴尬到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外人。

这一瞬间荼姚想了许多,最后涌上心头的是太微和那女人温存时的温柔神色,以及扬言废后时的不屑一顾。想着母子俩如出一辙的那张脸,旭凤如今又是如此姿态,荼姚疑惑丛生。

“你是不是对那人生了感情?”

“不曾!”旭凤被荼姚这一问惊到,下意识应了。

真的不曾吗?他又这样问自己。

昨日惊鸿一见的少年和梦魇里诡异的孩童渐渐重合。明明只见过一次,可他的眉眼,他的一举一动,连着璇玑宫内的陈设也一概记住了。

昨日不曾注意到的古怪之处也逐渐明朗——

璇玑宫内看似普通的器皿玉饰无一例外刻着繁复符纹,和他迷信鬼神的父帝收藏的那些镇压妖邪的法器竟惊人相似。

反正不像是给活人用的。

旭凤一阵冷汗,不禁质疑道:“我看璇玑宫内摆着不少祭天时才会用到的法器。我淮梧国何时染了这般陋习,竟养着活人祭祀?”

荼姚这才放下心来。

淮梧国的储君关心国本自是极好的,或者说只要不是被璇玑宫的小贱人勾走了魂就无大碍。

她长吁了一口气:“没有的事。”

“你要是看中了哪家女子,亦或是再卑微不过的宫女,即便是在你父帝龙床上爬过的,母后也能觍着脸给你求来,可唯独那人不行。”

“江南水患自太湖而起也快蔓延到了京都,你有空想这些有得没得,倒不如多替你父帝分担一些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

荼姚:说,你是不是看上他了!

旭凤:我不是,我没有。我只是见了他一面就忘不掉,晚上做梦还是他,想让他陪在我身边而已。我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,只怪璇玑宫古怪之处太多了。还有那些法器,我明明就是在担心淮梧国。

一见钟情还给自己找借口的小凤崽子。



【楚留香手游】二十四章·归于静

一觉醒来就看到结义gay当艾特我,说楚原发糖了,云云还不会退场,结果这么晚了才去做剧情。
蝙蝠岛bgm感觉一股修罗场味,新剧情认出弟弟了,一位对我很重要的人,噫。华师姐的一大段独白,我...算了无视吧。也不造蝙蝠岛副本到底发生了什么。虚假1.65奶想去开荒了...

人生八苦中哪一种最苦?
曾经的朋友,尊重的师长,不相容却又聚在一起的兄弟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。
乐莫乐兮新相知,悲莫悲兮生别离。
——楚留香·蝙蝠岛别后感念

枯梅:你是辣手仙子的后人?
华真真:是。
枯梅:<冷笑>怪不得我总是看你不顺眼。
华真真:因为做错了事的人会心虚,人要学会承担自己选择带来的一切后果。
高亚男:师妹,师姐求你了——
枯梅:<垂死>士为知己者死。我不后悔。
华真真:为了华山,我也不后悔。
高亚男:<哭泣>师父......
枯梅:你我......都做了认为对的事......都得到了解脱......
枯梅:不要......恨她......
张三:亚男姑娘节哀......

<少侠先要劝高亚男,被楚留香拦下。>
楚留香:让她们静一静,不要去打扰。


<一道黑影闪过,趁华真真和高亚男沉浸在伤心之时,突然出现。>

华真真:什么人?

高亚男:还我师父——

原随云:香帅若还有什么不明的事,还可以再问。
楚留香:<沉默不语。>
原随云:你不问,也许只不过因为有件事你还未想到。不知道你想过没有,这一战绝不是我们的最后一战。
楚留香:我想过。
原随云:你若想过,就该知道最后的最后,胜利还会是我的。
楚留香:其实有许多问题想要问你。但现在它们并不重要。
原随云:哦?
楚留香:如果他看到了现在的你,会怎么想,会不会失望?
原随云: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提到他。
楚留香:<长叹>果然是你......竟然真的是你。
原随云:这一局棋还未下完,你我的博弈迟早会有结果。

少侠:不去追吗?
楚留香:<摇头>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。
张三:什么事这么重要?
楚留香:我要去给家父,家母上一柱香。
胡铁花:清明的时候不是才去过?
楚留香:我找到了一位对我很重要的人,可是接下来如何做,我并不知道。<他摩挲着手中的白玉箫,神色沉重。>
胡铁花:小家伙你之后什么打算?我要和老臭虫暂时离开你一段时间,你要照顾好自己。有事就找我旁边这位大哥,还有那个有钱的公主。

少侠:香帅,胡大哥,三哥,我想去找方思明还在不在这里。
胡铁花:那我们分头去找找看方思明那小子在哪儿。
少侠:你们不是有事吗?
胡铁花:不急在一时。
楚留香:<他轻轻点头,眉宇间一片郁郁之色。>
胡铁花:我这里没有。
张三:我这里也没有。
楚留香:看来方思明还在原随云的手上,或者......就是他已经不在这里。
少侠:不在这里?什么意思?
楚留香:有可能是趁乱离开,也有可能.....一切都不好说。

华真真:几位,我们要走了。
少侠:香帅,胡大哥,三哥,我想去看看高亚男师姐和华真真师姐。
胡铁花:<长叹>高亚男......她平时脾气虽爆了些,但还是个傻姑娘,内心没有外表那么坚强。你......多多安慰她吧。
楚留香:华真真姑娘的心中也不会好过,没有人想遇到这种事。
楚留香:我随你一同过去。

华真真:<神色哀伤>你来了......去看看高师姐吧......她一定很难过,很难过......
少侠:高亚男师姐她还好吗?
华真真:给她一些时间吧,据说时间能抚平一切伤口。
少侠:可是你杀了枯梅大师,她会不会恨你?
华真真:我相信,当一段时间过后,她不会再恨我了。

华真真:我是昔年“辣手仙子”华琼凤的后人。

华真真:投入华山,只不过是近几年来的事。我来到华山,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任务——负责监视华山派的当代掌门。

华真真:我在华山派中的地位就变得很特殊。华山派中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有权过问,华山门下无论谁做错了事,我都有权惩罚,就连师父也不例外。

华真真:我知道她老人家并不喜欢我,也知道她在偷偷地做着某些事情,但我从没想过《清风十三式》的失窃会是她监守自盗。

华真真:因为爱情忘记了责任,因为爱情迷失了双眼,为什么会这样?我不想看着师父越陷越深,可她已不愿回头。即使背负骂名,我也要去做这样一件事。

华真真:师父曾经给我们讲过她迎战“冷面罗刹”的事情。那时候的她眼睛中带着光,那是对华山最深沉的爱。可是如今,她眼中的光却给了华山的敌人......

华真真:她变成了她当初战胜过的对手,她的爱与热再也没有华山的一席之地,只剩下漠视与无动于衷......

华真真:我尊重师父,也支持她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,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......难道爱情与责任永远无法并立?不,我不相信。这个世上一定有两全之法。


高亚男:<坚强,带着哭腔>师妹,我有话同你说。
华真真:师姐?
高亚男:除了你之外,没有别人能接掌华山派的门户,也没有别人能挽救华山派的命运,你必须接受。
高亚男:我虽然会恨你今天的做法,但我也知道有些事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回头路。
高亚男:给我时间,请你给我一段时间......
华真真:<上前抱住>师姐,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在华山等你。
楚留香:有句话我必须要同你讲,我今日才发现我低估了你和高亚男。
华真真:有很多女人都远比你想象中来的坚强伟大。
楚留香:接下来你要去做什么?
华真真:带着华山继续前行,等待师姐的回来。
楚留香:你没有杀死枯梅大师,那一剑看着凶险,却避开了所有要害。
华真真:<笑了笑>大概吧,我也不知道。
楚留香:希望永在人间,保重。
华真真:保重。

少侠:奇怪?新月姐怎么不在了?我去找她。
楚留香:既如此我便先走一步,新月那边拜托小友代我向她说一声“谢谢”。
少侠:香帅,胡大哥,你们也多多保重,下次不要忘记喊上我!
胡铁花:好说好说,你可记得把酒量练上来啊,这么不能喝,忒扫兴。
楚留香:好好照顾自己,我很期待下一次见面时,你的成长。

少侠:新月姐——新月姐——
新月:你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露面?
苏蓉蓉:我......
新月:已经选择放下,还担心什么。
少侠:蓉蓉姐!好久不见!
少侠:蓉蓉姐你怎么来这里了。你不和你义父云游了吗?你最近身体怎么样?精神好不好?没有生病吧?你是不是瘦了?
新月:停——
少侠:嗯嗯,不好意思。
苏蓉蓉:我一切都好。云游的时候见识了很多不一样的人和风景,收获很大。
少侠:你认识新月姐?
苏蓉蓉:我们是很好的朋友。
少侠:你要去见香帅吗?
苏蓉蓉:我的船已经停在岸边,义父还在等我,等到下次有机会,我请你们一起喝酒。
新月:你和李红袖学坏了,之前你可是滴酒不沾。
苏蓉蓉:没有什么是学不会接受不了的,人都要成长,不是吗?


<她说“谢谢你的信”,充满感激。
她行礼辞别,缓步走向码头的方向,犹如一朵君子兰,孤高而行。
而新月,只有一句“我在”,是最美的语言。>
少侠:蓉蓉姐变得开朗许多。
新月:她什么样子,都很好。
少侠:别挥手了,蓉蓉姐已经走远了。我们回去找香帅他们吧,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新月:嗯,走。


<那些未听清的话,随着浪涛变成水沫,成了找不到的虚妄。>
南无生: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南无生:原以为楚留香和原随云的交锋能让我看出什么......
苏蓉蓉:公子并没有展示出他应有的本事。
苏蓉蓉:有心事,所以束手束脚。
南无生:你在为他说话?
苏蓉蓉:实话实说罢了。
苏蓉蓉:义父觉得蝙蝠岛上的事情......
南无生:一场闹剧,平白浪费了时间。

【楚留香手游】二十三章·狂澜起

同框是糖,对话是糖,相杀也是糖,谢谢。
今天也是楚原女孩自我欺骗的一天。

忽远忽近的风,是蝙蝠去又来的证明。
夜晚来的悄无声息,在黑暗的静谧中,只有那里还能散发出阵阵琵琶与筝交错的乐声。
孤楼矗立,直入云端,何人稳坐,笑对奔流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新月手札

少侠:见过香帅,见过新月姐。
新月:养精蓄锐是最好的,谁也不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。
楚留香:你的精神不错,看来是好好休息过了。
少侠:你们说的,都把我说怕了。
楚留香: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
新月:出了事,就把我师兄献祭了。我小时候可没少这么做。
少侠:新月姐,我发现你在香帅面前变了个人似的,就像个小孩子,一点儿也不成熟了。
新月:不不不,应该说我也没有把你当外人啊。
侍女:几位贵客,请前往静庵与其他客人回合。


那个传说中的神秘之处——云巅之巅,即将揭开它的面纱。>
少侠:见过枯梅大师。
楚留香:见过枯梅大师。
枯梅:多礼了。
枯梅:你在找什么?
少侠:没看见高亚男师姐和华真真师姐,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。高亚男师姐的伤口还痛不痛。
枯梅:昨晚为了照顾亚男,华真真一夜未睡,今天就让她们师姐妹好好休息。
丁枫:既然该去的人都已经到了,就请诸位移步云巅之巅。

按捺住心下对两位师姐的担忧,不露声色,跟随在楚留香的身边。>
楚留香:这里可真是热闹。新月你瞧仔细了,说不定有不少天道盟正在找的人。
新月:一个个都戴着人皮面具,除非蓉蓉在,靠我可瞧不出来谁是谁。
海某:那是楚留香和玉剑公主。
勾某:还有枯梅大师。
海某:他们来这里做什么?
勾某:别想了,有蝙蝠公子坐镇,他们乱来不了。

少侠:对了香帅,为什么没看见胡大哥和三哥?
楚留香:他们有另外的事要做,等会儿你就知道了。
少侠:我还以为胡大哥是真的害怕同时见到高亚男师姐和灵芝呢。
楚留香:你胡大哥虽然有时候很怂,但还不至于让我一个人来面对未知的险境。
少侠:怎么还不开始...
丁枫:诸位稍安勿躁。
丁枫:还有最后一位客人。

原随云:呵,郁金香的味道。香帅可是在此?
楚留香:楚某在这里。
原随云:烦请将我安排在香帅旁边。
楚留香:天机营一别许久不见,原公子怎么跑这儿来了?原老先生可知道?
原随云:咳咳。我久久不归,让父亲很是不满。他脾气虽好,唯独对我外出游历十分不满。
原随云:我听说这里有许多上好的宝贝,便想着若是遇到合适的,就带回去孝敬他老人家,求他消消气。
楚留香:可怜天下父母心,父母总是这样。实不相瞒,在我小时候,家父一边看我练武一边担心我会伤到。
原随云:香帅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?
楚留香:他是江上的清风,云间的皓月,也是我一生追逐的目标。
原随云:原来如此。
少侠:原公子你胆子真大,一个人跑到这里。
原随云:啊?这里来不得吗?
楚留香:欸,原公子,小心。
原随云:抱歉,在下不是有意的。刚刚香帅很是紧张,不知道被我碰到的是何物?
楚留香:这是家父留给我的最后的纪念,名叫“卧云”。
原随云:香帅的父亲真的是位雅人。
楚留香:其实这箫乃是家父挚友所赠。家父过世后,我将它带在身边,睹物思人。家父另有常用的配剑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名叫“皓月”。

蝙蝠公子:我不远千里,将各位请到这里来,虽然未必能令各位全都满载而归,至少也得要各位觉得不虚此行。
丁枫:今天要拍卖的第一件物品是——
丁枫:黄教密宗“大手印”的秘笈,蜀中唐门所制的十三种毒药,底价三十万两。
蝙蝠公子:各位现在虽然共处一堂,但我对各位的称呼,是事先约定的假名,所以各位只管放心出价。
蝙蝠公子:我可以保证,绝不会有人知道你是谁。只要银货两讫,以后就绝不会再有别的麻烦。
海某:三十万四千两。
勾某:三十三万。
向某:三十七万。
海某:三十七万六千两。
丁枫:好,三十七万六千两。阁下交钱之后,随时都可将这些物品带走。

丁枫:今天要拍卖的第二件物品是——五年前“临城大血案”凶手姓名,底价二十万两。
海某:竟然连凶手是谁都知道?
蝙蝠公子:永远不让顾客失望,这正是我做生意的原则。而且,我这里的货物从不滥卖,货物只卖一次,绝不会再卖给另一个人。
蝙蝠公子:所以,今日买下“临城血案”凶手姓名的人,若就是凶手自己,也大可放心,我绝不会再将这秘密泄露。
新月:却不知是谁买下这秘密的?
蝙蝠公子:永远替顾客保守秘密,也是我做生意的原则,各位无论在这里买下了什么,都绝不会有别人知道。
勾某:五十万:
丁枫:没人出价,那阁下交钱之后,随时都可以来找我问凶手的姓名。

丁枫:接下来要拍卖的是一个人——英万里,号称“神鹰”,底价也是十万两。
蝙蝠公子:等一下。英万里平生捕获的盗贼不知有多少,结下的冤家更不知有多少。
蝙蝠公子:如果被这些人拍去,凶多吉少。
蝙蝠公子:我想问问玉剑公主,英万里你要多少银两带回去?
新月:我要堂堂正正带回英万里,而不是用蝙蝠公子你的方式。
蝙蝠公子:呵呵,有趣。拿着过时的正义来蝙蝠岛,真是可笑。
楚留香:新月不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而违背本心的人,你觉得她可笑,但她有自己的坚守。
蝙蝠公子:既然如此,那就拭目以待。
蝙蝠公子:继续。
海某:二十万。
勾某:四十五万。
向某:七十万。
丁枫:既然是这位向某出价最高,那英万里就归他所有。来人,去把英万里带上来。

英万里:冤!
新月:你对英老前辈做了什么?!
蝙蝠公子:只是带他回来的时候,不小心伤了他的耳朵。
新月:你——
楚留香:新月,别冲动。
丁枫: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了。
少侠:等一下,方思明呢?
蝙蝠公子:想要方思明很简单,不需要出一文钱。
楚留香:条件是什么?
蝙蝠公子:卧云在你手上放得太久,是时候换个新主人了。
新月:卧云是我师兄的父亲留给他的纪念,只要不是这一件,金银钱财你可随意开口。
新月:玉剑山庄别的可能没有,但钱却不少。

楚留香:皓月怎么会在你手中?!
蝙蝠公子:我曾经问过,清风与云巅该如何选择。香帅选择了清风,所以才会变成这样——我要卧云皓月兼而有之,它们本该就是我的。
蝙蝠公子:如果你愿意与我并肩站在这云巅之巅,那么卧云仍归你所有。
蝙蝠公子:而方思明,我也会在某个恰当的时机交给你。
蝙蝠公子:怎么样呢?楚香帅。

蝙蝠公子:你好大的胆子,真敢玩花样!——来人呀!
少侠:灵芝,你怎么会是蝙蝠公子!
楚留香:她不是蝙蝠公子。
金灵芝:你怎么知道我不是?
楚留香:你不该在我走过来时表现出害怕,因为真正的蝙蝠公子并不会怕我。
原随云:既然她不是蝙蝠公子,那么谁才是真正的蝙蝠公子?

楚留香:原公子为什么要我手中的卧云?
原随云:香帅这是何意,在下不明白。
楚留香:东三娘曾经和我说过,蝙蝠岛不见天日,也不见灯火,永远都在黑暗中,只因为那位蝙蝠公子根本用不着光亮。因为他本就是个见不到光明的瞎子!
原随云:在下就是个瞎子。
楚留香:只有瞎子才能在黑暗中如鱼得水,你与我的小友在漆黑的山洞中相逢,不需要我多做解释了。
原随云:继续。
楚留香:而且你弹琴的习惯,如蝙蝠公子一模一样——琴音应中正平和,清微淡远,而阁下与蝙蝠公子琴音中的阴冷如出一辙。
楚留香:楚某比不得英老前辈的神耳,但这点差别还是能听出来的。
原随云:继续。
楚留香:我曾以为英老前辈是对着我喊的“冤”,直到我突然看到了你。有时候一个字已足够泄露很多秘密。
原随云:哦?
楚留香:他其实是在对着你喊“原”,提醒我们小心你。现在你该回答我,为什么非要卧云不可了。
原随云:因为皓月卧云,本就该是属于我的。

少侠:灵芝,不要再执迷不悟了,跟我回去!
金灵芝:休想。
少侠:枯梅大师,您这是在做什么?!
少侠:面前的人就是蝙蝠公子,也是盗走《清风十三式》的人,为何要拦住我。
枯梅:那《清风十三式》本就是我送给公子的礼物,一时不察叫你们发现了。
少侠:那杀死孟冬庆的神秘人,在密室追杀我的神秘人都是您?!
枯梅:不错,正是我。
少侠:为什么...
枯梅:不是所有人都能用“因为所以”去解释的。年轻人,你的路本来会很长,可惜到今天就要结束了。

只听高亚男一声“师父”,肛肠寸断。>
新月: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我要去保护师兄,还要保护华真真与高亚男。
原随云:你明明是个贼,却有着“盗帅”的雅号。明明说自己从不沾血,却又想着血债血偿。还有东三娘因你而死,你不要想赖掉。
楚留香:没有人能私自剥夺别人的性命,但律法除外。我想在夜晚的那次会面,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
楚留香:东三娘因我而死,我不会推脱,但究其根底,罪魁祸首是你!
原随云:你总是很有道理。希望你永远记住现在的冷静,见到朱文圭的时候,千万不要冲动。
楚留香:方思明在哪里?
原随云:想知道他在哪儿,就看你有多少本事!


<无可退却,这是一场属于楚留香和原随云的短兵相接。>

【楚留香手游】二十章·见清风

剧情整理,楚原女孩来抠糖吧...

我云声音真的太酥了,楚原针锋相对那段配的特别好。


从悬崖跌落,从死亡中逃出一线生机,可是这山洞中藏着的人,却让我毛骨悚然。他像毒蛇,像蝎子,更像是那些白天看到的那些蝙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少侠的手札


<被她逼入绝境,幸好老天保佑,帝君保佑,佛祖保佑,各位掌门保佑,竟然毫发无损。只是这山洞...>

原随云:如果想活命,就放下手中的火石。

原随云:呵呵。

原随云:你以为只有英万里才是“神耳”?在黑暗中,没有任何举动可以瞒过我。

原随云:如果你还想出去找你的香帅大哥,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做。

少侠:你威胁我?

原随云:识时务者通常能活的比别人更久。

原随云:你为何会在这里?

少侠:被一个疯婆子推下来的。你问这个做什么?

原随云:(大笑)敢在我独处时打扰我的人,都是死路一条。

少侠:难道她想让我死...因为我知道她是暗香叛徒的事情?

原随云:柳念将你推下来只是为了提醒我,不要忘记好好招待她的蝙蝠。

少侠:你究竟是谁!? 

<他在黑暗中的步子很灵巧。脚步声逐渐靠近,最后停在了你面前,一片宁静的山洞中只有轻微的呼吸声。他似乎很满意带给你的压力和紧张感。>

少侠:你在笑什么。

原随云:我在笑他即将走下人给的“神坛”,也高兴即将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。


楚留香:小友,小友,你在哪里。

<山洞的一角发出微弱的光,循着看去,一脸忧心的楚留香就在那里等你。>

楚留香:你去了哪里?

少侠:我刚刚遇到了一个人。

楚留香:这里太过诡谲,不要独自行动。

楚留香:已经出来了,不如我们再探探这座神秘的销金窟?

少侠:好!


<满目的桃花在这里恣意盛开,散发着浓郁的芬芳,仿佛在不经意的回首间都有芬芳撞入。太美的景色,与这座阴暗诡谲的岛是那样的格格不入。

这里像是独立存在的桃花源,是蝙蝠岛上最美的一段梦。>

少侠:这片桃源要是在白天看到,一定会更为壮观。十里芳菲,满园春色,在南海的岛上,能看到这样规整的桃花林,让人犹如在江南芳菲林。

楚留香:能在这片阴森的废岛上开辟出这样一大片的桃花源,蝙蝠公子真是个在任何地方都会“享受”的人。

楚留香:他享受别人对他的需要,享受别人对他的恐惧,也享受生活。

楚留香:我现在有些明白他为什么要搞出云巅之巅的藏拍,也明白为什么只有非富即贵的人才能去参加。

少侠:他为什么要搞这么一出?

楚留香:因为,只有充足的财富才能支撑他对享受的追求。



原随云:不愧是楚留香。

原随云:不过有一点你没有说到。我所要的必是极致的。就像这片桃花林,若非这般壮阔,怎会有这样极致浓郁的香气,经年不散。

楚留香:只有处处极致才能和蝙蝠公子相配,楚某明白了。

原随云:久闻香帅大名,若非些小手段,恐怕是请不来你的大驾。

楚留香:蝙蝠公子想来应是知道那人对在下的意义,还请高抬贵手将他交给我。

原随云:他对我也有极重的意义。当年朱文圭离开明月山庄后,身无分文,他是如何寻到的钱财来支撑万圣阁。

楚留香:我只想知道朱文圭的老巢在哪里。

原随云:香帅要报仇?

楚留香:正是。


<他不再说话,转而拨弄起琴弦。音色中夹杂着内力,你承受不住里面的杀意,几近不支。>

原随云:血债血偿?

楚留香:确有此意。

原随云:取其首级?

楚留香:诉之公理。

原随云:何为公理?

楚留香:律法昭昭。

原随云:可笑幼稚。

楚留香:各有所求。

原随云:若香帅与我同路,天下金珍玉帛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

楚留香:身外之物,不如天下人共分之。

原随云:若他人生死,皆在你一念之间?

楚留香:没有人可以这么做,即使是你,即便是我。

原随云:江上清风与云巅之巅,不知香帅会选哪一个?

楚留香:云巅之巅固然壮美,但我更喜欢江上清风的自在。

原随云:看来我与香帅——

楚留香: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【盘点向】乐夏粮食整理 · 第三部分

乐夏粮食整理,背景设定副cp都有标注,没有标注的基本上是原作向,或者原作背景下的半架空衍生。

整理不收录主别cp微乐夏的文,不收录全篇无差/互攻,不收录贵乱,不收录未成文的脑洞。

其他整理:第一部分第二部分


sin茶樹

《蔷薇》(现代)

《口是心非》(ABO车)

《简单粗暴小甜饼》(up主设定)

《天冷了就是要吃火锅!》(现代)

《勇者斗恶龙》(西幻?,未完)


《深海与少年》(ABO,有车)



年年有鱼

《未眠雪》

《颇见媚骨》(原作向车)

《红茶和提拉米苏》(校园设定)

《人间月满》

(上)(下)

《旧物》(夏夷则人形机器设定)

END

《星罗岩二三事》

[0-1][2][3][4][5-终]


偃师舞鱼

《朋友》(现代)

《校草与学霸》(校园设定)

《前世孽,今生缘》(前世今生,主现代)

1

《游泳馆是邂逅JQ的好地方》(现代,未完)

1

《我不是他》(夜初+乐夏,现代,天雷狗血ooc,未完)

123

《当竹马遇上天降》(现代,双向暗恋,未完)

12345

《嘿,抓住那条鱼》(校园设定,人鱼夏,未完)

1-23-45-67-89

《第五年》(现代,有车)

123456-78-910-1216-1819-2122-2526-2728-30番外1+2番外3


碧锦瑟

《乐兄亲启》(仿古)

《unpretended》(神盾局特工paro)

《夏夷则环游世界》(暖暖环游世界梗)

《Memory stick》(现代,狗血梗系列)

《说吧,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儿子》(现代,狗血梗系列)

《针锋相对》(现代,未完)

(1)-(4)

《MAGIC》(虚拟男友梗,未完)

1.02.03.04.05.0

《星光》(星战设定,未完)

第一卷:ch1ch2ch3ch5ch6ch7ch8ch9ch10

隐之章 · 锋芒:

第二卷 · 血色沉夜(乐夏+初夜):ch1ch2ch3ch4ch5ch6ch7ch8


御风汀

《阊阖》

白玉京》

黄金台》

青琐闼》

苍桐寒沙》


片刃

《偃师》

1-1115-2021-2425-3334-4041-5051-55


璇玑羽然

《女性角色》(娱乐圈设定)

《全阳界最火爆的同性人鬼交友软件》(现代灵异,前世今生)

01020304(完)

《阴差阳错》(吸血鬼设定,未完)

123456789101112131415


Shelry天蓝

《密林精灵》(现代)

《哆啦A乐》(现代,穿越时空)

《请定义“爱”》(乐夏AI梗)

《A Happy Summer》(现代)

《闻香 · 乐》(古代,偃术学徒定国公世子乐,送魂灵轮回的调香师夏)

序+章一章二

《呆毛养了一条鱼》(乐夏+苏越+初夜,半架空)

01020304

《青春正年少,大学一锅粥》(校园设定,乐夏+谢沈+苏越)

01-0506-1011-1516-2021-2526-3031-35

《一世安》(乐夏+谢沈)

010203040506070809101112番外一

《心有执念》(乐夏+苏越,微云紫,现代灵异)

010203040506070809101112-131415161718192021七夕番外番外一番外二番外三


十里秦淮

《捣药的兔子》

《神的城》(某电影设定AU,人鱼夏,未完)

123

《能不能叫天生掉下个夏鱼则?》/《庄生晓梦》(穿越, 古代夷则遇到现代乐乐,未完)

(1)(2)

《我喜欢的大大是个花心渣攻》(校园+网配,未完)

(1-9)(10)(11)(12)(13)(14)(15)(番外)


酸奶茶叶蛋

《两个朋友似乎喜欢上了同一个女生,怎么办?!》(谢沈+乐夏,论坛体,未完)

(1)(2)(3)(4)(5)(6)(7)(8)(9)(10)(11)(12)(13)(14)番外

【盘点向】乐夏粮食整理 · 第二部分

乐夏粮食整理,背景设定副cp都有标注,没有标注的基本上是原作向,或者原作背景下的半架空衍生。

整理不收录主别cp微乐夏的文,不收录全篇无差/互攻,不收录贵乱,不收录未成文的脑洞。本次整理有篇文情况特殊,已做排雷。

其他整理:第一部分第三部分


月色边缘

《同伴》

《天明》

《振翅》

《优质售后》(现代)

《遗失长安》《古今妖谱》G文)

《论直球的重要性》(现代)

《长得好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》(校园设定)

《卖萌而已需要什么题目》(现代,乐无异家养的金毛乐乐和布偶猫锦鲤)

《终端》(软科幻)


《NO.5》(侦探梗)


《暖》(现代架空,人鱼夏)

001002003004005006007008009010011012013014-015016017018019020-021022-023番外 孩子与猫(上)番外 孩子与猫(下)

《镜外》(电视台新闻相关,摄影师乐,记者夏)

001002003004005006007008009010011012番外12.5 断章013014015016017018019020021022023024025026番外0.5 柴米油盐(上)番外0.5 柴米油盐(下)番外两篇


吉祥天

《Run Boy Run》

《人似秋鸿》(原作向+校园设定穿插)

《近战法师夏夷则》(网游设定)

正文番外之万万没想到

《鲛人之心》(蒸气朋克式虚拟世界AU)

楔子1234567-8910-14

《鸟儿的翼上有黄金》(娱乐圈)

1-34-67-910-1213-1516-1819-21


绿豆沙

《怀袖》(剑三背景设定,藏剑x纯阳)

《今天也要认真地烧点卡》(乐夏+阮羽,剑三网游设定)

《飞机场的十点半》(微谢沈,电台设定)

123456789 END

《子非鱼》(微紫清,现代)

12345678910111213141516 END番外1(紫清番外)番外2:后遗症番外3:暖冬


伶歌蜉蝣人

《回暖》(谢沈+乐夏,娱乐圈,未完)

01-0304-0607-0910-1112-1415-1617-1819-2021-2324-2526-2829303132番外


Happy Summertime

《前路》(现代)

《Get Wet》(现代)

《Happy Summer》(现代)

《W*lkr! W*lkr!》(现代,玩walker游戏)

《早安,老师》(现代,幼儿园老师乐x带孩子夏)

1234567番外

《奇怪的恋爱》(乐夏+沈谢,校园设定)

排雷:有疑似谢乐的感情,正文有夏乐车,番外有夏沈车

1-23-45-67-891011-1213-1415-161718删节章完整版19-2021-2223-2424.5 沈谢番外+四月一日乐夏番外25-262728-2930313233(完结章)夏沈番外番外 年年如是(1)番外 年年如是(2)番外 年年如是(3)番外 年年如是(4)


霸气爱沈谢乐夏EC

《山河图录》(微沈谢,武侠正剧,未完)

序幕·风起: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 上第五章 下

第一回:惊变 上

《我的父母师生恋》(沈谢+乐夏,后现代解构主义单口相声文,偃甲乐)

正文:第一回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第六回 上第六回 下第七回第八回第九回 上第九回 下第十回第十一回

春节特别篇:(上)(中)(下)


南阿灯

《一头刚成年的龙》(西幻设定,偃师x龙,未完)

1234

《小花店》(现代)

(1)(2)(3)番外


风叶鸣廊

《浮萍聚》

《棋逢对手》

《苹果》(校园设定)

《秤和伤口》(现代)

《灯光流动如河》(现代)

《我把你当兄弟》(现代)

《朋友也不好当》(校园设定)

《游戏人生》(现代架空,古二主程序乐,古二主企划夏)

《针尖麦芒》(校园设定,辩论赛)

01-0405-09

《沧海飞尘》(古代志怪)

01020304

《最佳损友》(校园设定)

01-0203-0405-0607-08番外 爱不疚

《昨日重现》(军队现代架空AU,乐无异死亡,BE)

01-0304-0607-0910-14

《社交网站》(现代,自由驴友/业余摄像师乐,公务员/业余写手夏)

01020304050607080910

《融化一颗银心》(微谢沈谢,现代奇幻)

010203040506070809101112

《不务正业》(乐夏+阮羽,现代,推销乐,算命看手相夏)

01-0203-0405-0607-0809-1011-1213-14151617-1819-2021-2223-24252627-282930

【盘点向】乐夏粮食整理 · 第一部分

乐夏粮食整理,背景设定副cp都有标注,没有标注的基本上是原作向,或者原作背景下的半架空衍生。

整理不收录主别cp微乐夏的文,不收录全篇无差/互攻,不收录贵乱,不收录未成文的脑洞。

有的文部分链接失效,但是以前在36大院发过,整理里带上了36地址。

其他整理:第二部分第三部分


看不见我

《三次夏夷则弄坏了棉裤,一次他没有》

《三次651忘带偃甲盒,一次他没有》

《养团子二三事》

《Fair Game》(HK警察体系设定)

《静水流月》(沈谢沈+乐夏,五黑框设定,未完)

《清平乐》(原作粮食向,刀)

(上)(下)

《美丽世界的孤儿》(沈谢沈和沈沧倾向,未来星际设定)

(上)(中)(下)

《小美男鱼与二胡乐子》(童话设定,魔性)

(1-4)(5-7)(8-11END)

《今我不乐》(微谢沈阮羽,警察乐,法医夏,未完)

010203

《邮差》(微谢阮,搬家公司乐)

1-4567-10 END

《甜甜的》(牙医乐,带孩子夏)

01020304(END)

《太华绝恋》(乐夏+谢沈,娱乐圈)

(1-14)(27-34END)番外Fields of Gold(谢沈番外),前文

《主题:直播帝都地铁上两个高富帅当众动手动脚好萌啊,坐对面的姑娘快来认亲!!!》(校园设定,旁观视角论坛体)

(1)(2)(3)(4)(5)(6)(7END)


花期

《踏月追风》(微谢沈,武侠设定)

1-1011-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-54


月下对酌

dessert love系列(戳tag,各种设定的小甜饼)

《醉意如何》

《声色相缠》(校园设定)

《乐先生鸡尾酒》(《镜外》gay文)

《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》(《小情歌》gay文)

《第一道光线》(演艺圈,谢衣作为授业恩师出镜较大篇幅)

《古今妖谱》(微叶谢,现代灵异)

今日兽脑洞蛊红鸾神引遗音群妖帝魂 + 曲终(完)番外·鲲鹏

《信任游戏》(现代)

12345678910(END)

《明日世界终结时》(乐夏+谢沈,设定黑科技遍地走)

第一卷第二卷 上第二卷 下

第三卷:123.13.23.34.14.24.35.15.26.16.26.36.47.17.27.38.18.28.39.19.29.39.49.5END


月下香

《药》

《脂香浓》

《一枝春》

《殷园会》

玉生凉》

《绮窗春》

《春夜喜雨》

《羊肉泡馍》

《冬至君至否》

《静静秋日永 亭亭桂生香》

离婚》(现代)

《求仙》(by 昙华君)

《情人节玫瑰》(现代)

《得麒麟者得天下》(麒麟乐)

《槐叶冷淘》(未完)

1

《琴虫之约》(星际设定)

《切鲙秘法之香煎比目鱼》(车)

12

《切鲙秘法之鱼骨豆腐汤》(现代,车)

前文完结完整版

《现代脑洞练习—校园10题》(校园设定,未完)

浴室花坛琴房食堂

《秋云高》(未完)

123456

《江陵花千树》

12345678910

《思君不至》

12345678910111213番外 · 思君不治

《永遇乐 · 古道妖歌》

12345678910111213

《永遇乐 · 危山野墅》

123456789101112131415


賛否両論

《捉弄》

《隔壁的室友》(乐夏+谢沈,校园设定,未完)

1&233.54567891010.511121315161717.5181920


柚子冰

《久别》

《灼灼》

《金玉良缘》

《春江水暖》

《银鞍白马入春风》(乐夏+谢沈,网游设定,未完)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八)(九)(十)(十)(十一)(十二)(十三)(十四)(十五)(十六)(十七)

《勇者斗饿龙》(乐夏+谢沈,西幻设定,轻松恶搞,未完)

(1-6)(7-8)(16-20)(21-24)(25-28)(29-31)(32-33)全文

《自君别后》(娱乐圈,助理乐,明星夏,未完)

(1-2)(3)(4-6)(7)(8)(8补完)

《蔓越莓曲奇》(校园设定,未完)

(1)(2)


广陵歌绝君不散

《谁可共唱月》

《相思无题》

(一)(二、三)(四、五)(六、七)(八、九)(十、十一)(十二)(十三)

【推文向】黄喻个人口味安利

----------------2018.7.27更新----------------

黄喻tag整理:香酥黄鱼仔一条小黄鱼


Lyndol

《Sambenitos》

《塞上风》

《直到爱情将我们分开》


漠花

《黄少天的剑》

《鬼迷心窍》

《此间未来》

《我爱你》


芙蓉為裳

《故园声》

《往矣》(连载中)

(上)

《两情书》

(1)(2)(3)(4) ,(5)(6)(7)(8)(9)(10)(11)(12)(13)(14)(15)(16)(17)(18)(19)(20)(21)(22)(23)(24)(25)(26)(27)(28)(29)(30)(31)(32)(33)(34)(35)(36)(37)(38)(39)(40)(41)(42)(43)(44)(45)(完结章)番外如故自难忘

《十说》

(卷一)(卷二)(卷三)(卷四)(卷五)(卷六 )(卷七 )(卷八)(完结卷)


水流花開

月白風清良夜何

《无方之尽》

(一+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八+九)

番外:Something about you

番外:Day of Gathering【by Lyndol

番外:The wings of Icarus【by 愿逐月华流照君


桃花花

瀚海沙

京沽旧梦 之 南音

等价交换

《花花世界》

010203040506(上)06(下)07080910111213141516尾声番外:万千宠爱

番外:秉烛夜谈【by螃蟹煮酒

番外:夤夜如昼【byLyndol

《喵》

X1X2X3X4X5X6X7X8

《明昧》

01020304


烈焰琴魔和两个小矮人

《荆棘之冠》

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

《无双》(连载中)

00010203番外:金屋藏娇(上)


你怎么又灰了

《画地为牢》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八)(九)(十)(十一)(十二)(十三)(十四)(十五)(十六)(十七)(十八)(十九)(二十)(二一)(二二)(二三)(二四)(二五)(二六)(二七)(二八)(二九)(三十)(三一)

《暗涌》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八)(九)(十)(十一)(十二)(十三)(十四)(十五)(十六)(十七)(十八)(十九)(二十)(二一)(二二)(完)

《阑珊》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八)(九)(十)(十一)(十二)(十三)(十四)(十五)(十六)(十七)(十八)(十九)(完结)番外:取名


一路春白

《文化苦旅》

(上)(中)(还是中)(下)

《一场风花雪月的22》

(1-2)(3-4)(5) · (6-7)(8-9)(10-11)(12-13)(14-15)(16-17)(18-19)(20-22)

《一场气干云霄的33》

(1-2)(3-4)(5-6)(7-8)(9-10)(11-12)(13-14)(15-16)(17-18)(19-20)(21)(22-23)(24-25)(26-28)(29-31)(32-33)

番外:一夜飄風驟雨的千里送【by水流花開

《婚姻的正确包办姿势》

01020304050607080910-111213141516171819202122番外

《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》(喻黄喻)

00-0102030405060708091011-12


青棠欢

《死火》

(1)(2)(3)(4)(5)(6)(7)(8)(9)(10)(11)12)(13)(14)(15)(16)(17)(18)(19)(FIN) 

《光与芒》

(1)(2)(3)(4)(5)(6)(7)(8)(9)(FIN)

《各得其序》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八)(九)(十)(十一)(十二)(十三)(十四)(十五)(十六)(十七)(十八)(十九)(二十)(二十一)(二十二)(二十三)(二十四)(完结)


一步一坑

《待续》

(上)(下)Fin.

《断章》

1~56~910~12+番外113~17 (fin)番外2


LUCEM

《花期》(黄喻黄)

Complementary Pairing


温昼

《当归》


《贼喊捉贼》

《焦骨花》


湖绿色

短歌行》(黄喻黄)

爱情公寓


群燕辞归

《明月满前溪》

《窃玉》

《猎光》(连载中)

序章:0102030405

第一案:01


采莲涉水兮

《江湖旧事》


蓝溪潺潺

《特殊的日子说特殊的事》

123end


 月无衣

《Cycla》

《天启乱雪》
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(完结)


我是谁我在哪儿

《殊途同归》


煦一

《如果黄少天穿进恋爱养成游戏》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(七)(九)(十)(十一)(番外)


山道年

《如果时间来到》(喻黄喻)

1-23-45-67-89-1011-1213-1415-1617-1819-2021-2223-2425-2627-2829-3033-3435-3637-3839-40番外(上)番外(下)正文+番外


花喵团子

《oestrum》(连载中)

(1)(2)(4)(5)(6)(7) 


Christine

《断章》(连载中)

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


跳跳糖跳跳

《妖刀》(连载中)
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

《爱难自禁》(连载中)

1234567891011121314


小小小乘

《生物本能》(连载中)

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



上一页
下一页